万利彩票

服务热线:15953989019
联系我们 │ Contact

地址:山东省费县探沂工业区
手机:15953989019(微信同号)
15753919789
联系人:甄总

“裁员潮”袭击河北钢铁 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动态

“裁员潮”袭击河北钢铁

全球钢铁产量“中国第一,河北第二”。钢铁无疑是河北省的第一大支柱产业。近年来,河北钢铁行业的萎靡,直接导致该省GDP增速下滑至全国倒数。2000年后,全球钢铁行业进入稳步增长期,2005年,全球的钢铁行业发展步入高峰期,2008年金融危机后转而下行。2014年,河北钢铁行业近14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。
在河北省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都会对历年钢铁产业进行业绩总结,2014年以后,仅有对化解过剩产能和钢铁产业结构调整的表述。
钢铁分析师田艳在近期调研中发现,河北省武安、邯郸、石家庄等地,一半以上的钢厂裁员10%-30%,部分钢厂裁员1/3以上。该机构另一位分析师李颖走访钢铁重镇唐山后发现,部分主导钢厂裁员25%,“四班倒”变成“三班倒”。
钢厂寄望于通过裁员降低成本。目前粗钢吨钢亏损额理论值为400元/吨,根据钢厂实际操作及财务情况不同,实际亏损额在200元-500元/吨之间不等。
李颖算了一笔账,钢坯出厂价格(含税)若以1570元/吨计算,裁员之前的人工成本为700元-800元/吨,占据成本一半;裁员25%之后,人工成本将会降至500元-600元/吨。
在整个华北地区,裁员潮已经来袭。
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统计显示,2012年全省钢铁产业工业增加值占GDP的13.9%、占财政收入11.6%,近61万人在其中谋生。
“这是史无前例的裁员潮,今年的形势比预想要恶劣得多。”田艳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国内钢厂没有一家满负荷生产,真正需要的岗位在减少。
“被放假”、分流和裁员
今年34岁的钢厂工人候立保已经十几天没有上班了,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失业。每次有人问起,他都回答说老板让他在家“休假”,等厂里有活儿时再喊他回去。
侯立保是河北省武安市一家钢厂的烧结工人。“北有迁安,南有武安”,武安与迁安同为河北省的钢铁大县,武安为邯郸市下属县级市,面积不足北京1/9,在河北乃至中国的钢铁行业版图中占据重要席位,拥有18家钢铁企业,也是中国四大富铁矿基地之一。
一想到有人已经“休假”了三个多月还没复工,侯立保就更加着急。虽说没有正式解除劳动关系,但一放假,工资也停发了。侯立保每个月的工资是2700元。
他理解老板的苦衷:钢厂困难,活计不多,所以工人放假回家。“但他们也不管哪些工人干得好,哪些工人干得差,直接就把我们撵回家了。”皮肤黝黑、身高马大的侯立保有些愤怒。
不少钢厂工人决心主动辞职,另谋饭碗。“可能这也正是钢厂希望看到的,通过这种方式变相裁员。”侯立保说。
11月19日下午,界面新闻记者在位于武安市南环路南侧的河北文丰钢铁有限公司(下称文丰钢铁)一厂内看到,烟囱还在冒出滚滚浓烟,运送铁矿粉、煤炭的大货车亦不时出入厂区。而位于下白石路口的二厂则一片冷清,除了门口的三名保安,厂区内目之所及,空无一人。
成立于2001年的文丰钢铁年产生铁330万吨、钢350万吨,中厚板200万吨、中宽带120万吨。在业内算是中等规模的民企。2014年,文丰钢铁与金鼎重工联合重组,成立冀南钢铁集团。
冀南钢铁集团营销部副部长郭东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现有职工5300余人的文丰钢铁已裁员10%,日产量缩减了2000吨。
郭东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,文丰钢铁二厂区的员工均“放假”回家。当地一名匿名人士透露,二厂区共有两三千名员工,而一厂球矿生产线也已停工,员工“放假”。不过,郭东对一厂有生产线停工、员工放假予以否认。
10月12日,武安当地一家中小型钢企鑫汇钢铁董事长陈文科发表公开信称,公司“出现严重亏损,是公司自2000年成立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”,宣布裁员15%-20%,减少管理层级,精减富裕人员。鑫汇钢铁目前共有职工2000余人。
界面新闻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获悉,位于石家庄市平山县的敬业集团将销售人员从近千人裁至700人,位于河北邯郸的纵横钢铁计划裁员947人,该公司官网显示其总共拥有职工1.3万人。
不过,这两家钢企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,给出了不同的说法。
敬业集团销售总公司总经理陈利杰界否认裁员,称“将员工从炼钢炼铁等主业分流到二次创业项目岗位”,二次创业项目岗位包括汽车、热卷管、法兰盘制造加工等。“这些分流出去的人依然是在敬业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工作,还有一部分人分流到了海外。”陈利杰说。
“我们没有裁员,只是做了人员转移,”纵横钢铁营销部一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称,该公司沧州新区的冷轧、涂镀等多条生产线近期投产,需要从邯郸基地转移部分员工。“员工自愿报名,目前尚未确定人员数量。”该人士称。
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纵横钢铁沧州新区的生产线去年就已投产。界面新闻记者获得纵横钢铁的一份加盖公司章印、发布于11月25日的裁员通知显示,该公司2号高炉、3号烧结机已于10月31日正式停产,“公司生产成本持续倒挂,已连续数月大幅亏损。”计划裁员947人,其中大部分是钢铁主业岗位,包括炼铁厂479人,炼钢厂155人,轧钢厂109人。
该通知还显示,列为裁减计划内的员工,如符合年龄及其他规定并自愿到沧州新区上班的,纵横钢铁原则上同意全部安排,符合年龄但不愿到沧州新区上班的,将自今年11月26日起可外出另谋工作。至合同到期前,纵横钢铁给予发放员工当月考核工资的50%,劳动合同到期后,不再续签。
停产和跳楼
钢厂行业的变化也波及到了这个钢铁大省的其他行业。“现在一天有时只能跑几十块钱,不及以前的一半。”武安市一位郝姓司机向界面新闻记者吐槽,来武安搭出租车的大多数是做钢铁生意的,现在人数骤减。
货车司机受到的影响更为直接。11月20日早晨,一位从山东日照运铁矿粉到武安的司机对界面新闻记者说,接到短信通知,每车的运费从83元/吨降到了75元/吨。
“5月以后明显感觉到跑的货少了。”从鑫汇钢铁运线材到山东德州的货车许姓司机称,以前每月能运十几车钢材,现在只能运七八车。
而在2008年以前的鼎盛时期,“一辆运送钢材的货车从山西开到四川的半途中,一吨钢材能涨几十到一百。”分析师田艳说。
钢厂减停产的规模还在不断扩大。截至11月19日,兰格钢铁云商平台调查全国百家中小型钢铁企业中,33家企业进行高炉检修(含停产及焖炉设备,下同),合计有63座高炉进行检修,比前一周增加了6座,百家中小钢铁企业高炉开工率为83.75%,环比下降2.01个百分点。
钢铁产能比中国第二大产钢省江苏还大的唐山,全面停产的钢厂已达十数家之多。成联、粤丰、安泰、兴隆、建邦等多家民营钢企陆续停产。
《期货日报》报道,11月14日下午,松汀钢铁宣布全面停产,员工全部放假。数名松汀钢铁员工爬上办公楼顶,欲以跳楼威胁公司,拿回自己被拖欠数月的工资。
始建于1969年的松汀钢铁也位于迁安,是2001年对原国有企业唐山市钢铁厂实施整体买断后组建的民营企业,也是河北地方重点钢铁骨干企业,年产铁500万吨、钢500万吨、材200万吨。如今6座高炉现已全部焖炉。
持续亏损交不起电费,是松汀钢铁停产的直接原因。今年前9个月,松汀钢铁亏损4.74亿元,资产负债率高达161.37%,严重资不抵债。《期货日报》报道称,松汀钢铁拖欠当地供电局9700万元电费,因资金紧张无力偿还,被当地供电局强行停电,松汀钢铁遂宣布停产。
大型国有钢企同样在艰难度日。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,天津某大型钢铁集团目前的开工率仅有三四成。
中国钢铁工业协会(下称中钢协)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9月末,钢铁企业银行借贷总额1.35万亿元。(来源:界面)

标签:

上一篇: 万达百货闭店潮来袭,转型升级成商业地产必由之路 下一篇:系统门窗的“四项基本原则”

友情链接:鸿利彩票网  鸿利彩票  苹果彩票  幸运飞艇官网  万利彩票网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